挪亞方舟重現?

 

挪亞方舟重現?   (文章寫於2010年,版權屬於作者所有,可引述但必須註明作者及出處如下)                                   

 

作者:鄧啓耀(美國福樂神學院教牧學博士, 葡萄樹生命果子事工創辦人及總幹事)

出處:http://vinefruit.org/挪亞方舟重現?.html

 

ark-open-sunset-lg.jpg

近期「挪亞方舟」再次成爲熱門話題,皆因香港某基督教機構對外宣稱自己找到昔日的挪亞方舟,而且還說有“99.9%”肯定!綜合此機構發佈的資料顯示(其官方網站http://noahsarksearch.net/big5/),據稱這次的方舟發現與聖經所描述的方舟有五處地方一致:一、發現巨型木結構的位置高度超過海拔4,000米;二、巨型木結構在山上輕微傾斜;三、木材顏色呈棕紅色;四、在木結構的末端已破損及有洞孔,人們可以穿過進入;五、巨型木結構非常深色,為頗長的長方型。就以上幾個原因他們斷定這必定是挪亞時代的方舟無疑。

 

可想而知,此消息當然引起海内外的一陣騷動,各界熱烈討論,有基督徒非常興奮雀躍,也有考古專家提出連串疑問,可謂莫衷一是。作爲一名基督徒及聖經研究者,我實在有責任以聖經真理對這次事件作出中肯分析,藉此幫助廣大基督徒群體認清事實,以及對社會大衆作出澄清和交待。

 

在討論之前,讓我指出所有的福音派基督徒,包括對這次「99.9% 挪亞方舟」事件存疑的香港及海外基督徒,都是篤信聖經的話語乃是上帝的啓示,當然創世記6-8章記載關於挪亞方舟的事蹟亦不例外。此外,這些基督徒也支持嚴謹的考古學,認爲與聖經並無衝突,甚至是證明聖經所言非虛的有效途徑之一。還有的是他們也絕對不反對科學,並不認爲信仰與科學是不能並存的。然而,在以上這些大前提之下,我們有必要客觀而公正地看待這次「方舟發現」事件。以下讓我提出個人的淺見,藉此抛磚引玉,還望各牧師同道、聖經學者、基督信徒及社會大衆不吝指正。

 

首先,這次所謂發現方舟的資料和數據明顯不足。自從「發現挪亞方舟」經2010年4月25日於香港舉行的記者招待會對外公佈以來,世界各地很多考古學家均提出疑問,最常見的問題是:「爲什麽這麽重大的發現,卻缺乏詳細的探索和研究資料,有的只是一些錄影片段和探索隊員的個人陳述而已?」即使由這次探索方舟的香港基督教機構所聘請的那位「在過去35年,不斷研究及搜集挪亞方舟相關資料,曾經6次前往亞美尼亞和亞拉臘山進行實地考察的荷蘭著名方舟探索專家Gerrit Aalten」(參考資料http://www.noahsarksearch.net/big5/content05.php),頂多也只能提出諸如「此次發現在4000米以上的冰山,方舟微微傾斜,木材呈棕紅色,結構非常堅固,以及是長方形」等原因作支持,明顯缺乏科學理據。正如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歷史及考古學教授Eric Cline一語道破地指出: 「爲什麽由業餘人士組成的此探索隊選擇用新聞發佈會的形式公佈發現,而不是按照考古及科學標準慣例,首先讓其他專家實地考察,然後在學術期刊内刊登研究結果呢?」(why this group made up mostly of amateurs in the field chose to announce their findings at a press conference rather than have them peer-reviewed and then published in a scholarly journal, as is standard archaeological and scientific practice.)[1]

 

其次,公佈結果之前並沒有對所發現的疑似方舟進行詳細的考古學術研究。這個問題跟第一點很有關係,正因爲沒有詳細、謹慎而專業的考古研究(短片只見探索隊員敲打木板、量度地板大小,其後據報經碳-14化驗提取的木樣本證明其年份等等),於是就沒有詳盡的數據可供核實和參考,也是可以理解的。這很大程度是由於此機構單方面對挪亞方舟作出探索(隊員中並沒有專業的考古學家,此機構亦非以考古爲其主要及專長事工),並且在如此表面的證據下斷定是挪亞方舟無疑,並沒有考慮到其他的可能性,亦沒有進一步爭取到廣大考古學界的驗證、核實和認同,就急忙向外公佈所謂的結果,未免顯露出其輕率的處理手法。正如有聖經學者指出:「一般考古過程需要十年以上,需要撰寫實地報告、化驗室報告、學術論文,再經學術期刊刊登,並接受不同學者的檢證──唯有經過這些步驟,讓多些學者也認同那是方舟,我們才能說那是方舟。基督教機構考古,除了對教會負責,也要對社會負責,否則會影響社會對教會的印象。」[2] 最直接穩當的做法是在發現了冰山中有巨型木結構之後,再進一步作以下的研究:(一)對木結構真實年份作出精確的證明;(二)要對整個木結構的體積及內部間隔等作出深入研究與分析,是否與聖經記載的相同;(三)對於相同年份,有關地區甚至全球有過洪水事件的證據。[3] 而且參與研究的最好是國際公認的考古學專家,讓這個研究更顯公信力,藉此確定這木結構是否真的就是挪亞方舟。

 

另外,此機構的總幹事在其官方網站發表聲明,本想對事件作出澄清,釋除公衆的疑惑,誰料此君在長達九分鐘的聲明中言論前後矛盾、缺乏邏輯,神學思想也顯得不成熟,徒令事件更加撲索迷離,原先的疑問得不到解答之餘,更增添了新的疑問。以下是這位總幹事聲明中的主要内容(參考http://www.media.org.hk/noahsarksearch/video.php?id=999):

“...在香港我聽過一些基督徒,或者教牧同工有些擔心說:只有九成而已,並不是百分之百肯定是方舟,那麽,如果有一天發現不是方舟,那怎麽辦?我說,其實...或多或少真的有冒險成分,我自己個人的信念我是覺得...我如果怕失敗而不做任何的嘗試,我認爲這是錯過了很多可以發揮的機會...對我們來説,是不是要有100%的證據,在信仰的路上,很多時候我們都不是100%證據,反而信仰是要100%信心...

因爲你不能夠從任何的科學證據,證明那就是挪亞方舟,但是你用信心相信聖經所說的,挪亞方舟和洪水的事是真實存在的。我退一萬步來説,曾有一本小冊子〈人造衛星發現方舟〉,若細心研究,當年報道的信息...最後結果證明不是方舟,但的確〈人造衛星發現方舟〉當年真的帶了我相信耶穌,也有很多人因爲這本小冊子信了耶穌,今天我親身到了亞拉腊山,發現那真的不是(方舟),那,會不會導致我不信呢?不會!...

所以,我們成熟的基督徒我們就知道,當然,我們説話得準確,譬如你在那段時間用新聞、科學,用很多的東西去講解,你只是借題發揮而已,這些東西並不是真理,這些東西會變的,即使今天我說九成九是方舟,可能有一天,它還有一成說:不是!我覺得沒關係呀,因爲我絕對相信那些人不會單單信方舟,他應該要信方舟背後的上帝,...所以我們一定告訴人,現在方舟的發現,提供了一個很大的話題——全世界共通的話題,也提供了很大的提醒,就是上古真的有洪水存在...你應該考慮一下你是不是該快點兒信耶穌呢?好了,當我們將人帶到神的面前,往後這個人的生命,是上帝去掌管。

“聖臉布”曾經是一宗很大的新聞,...有人說是真的,很多人信心被建立...但也有人說是假的,有很多學者質疑是假的,然而我看不到很多人因爲這樣而不信耶穌;但最後又有很多人説是真的,又有很多人被建立,但再説是假的,那些人仍然在信耶穌。所以,其實任何物件的本身,任何資料、科學、學説,總有改變的一天,但我們藉著這些東西,向人解明關於上帝,又叫人相信上帝本身,就已經沒有問題。其實在傳福音的過程中,用什麽話題都不是完滿的,但唯有你在這個話題背後叫人用信心去相信那個不會轉變的上帝呢,這才是最有效的。

在發現方舟的過程中...我們經歷上帝100%的帶領,所以當我們告訴人找到這個地方,有九成,把這個發現公諸於世...但是如果有一天這個地方出現問題,我覺得不打緊,因爲我們不是信這件事本身,我們是藉這件事加快叫大家警醒,加快叫大家去傳福音,加快叫大家去信耶穌。 

所以,對我來說,作爲一個成熟的基督徒,或者一個負責任的基督徒,他應該用不同的題材,而上帝今天把這些題材給我們用的話,我們就歡喜快樂去接受,高高興興地告訴人,...不要過分擔心,因爲明天如何沒有人知道。今天有人講見證講得很好,有牧師講道很好,難保他日他(不)會跌倒,...我們不需要想這個部分,只需要想今天人是不是認識背後的上帝,這是我們覺得最重要的。”

 

這段聲明有很多值得討論的地方:

*1在信仰的路上,很多時候我們都不是100%證據,反而信仰是要100%信心 

這話本身有一個重要的前設混淆——若有100%信心,就不需要100%證據。我認爲這是非常錯誤和危險的想法。這次的所謂「方舟重現」企圖用考古探索昔日的挪亞方舟,去證明聖經裏所敍述的方舟及洪水事件的正確性,這做法本身將主客位置調換——考古發現為主,聖經啓示為副,聖經内容靠考古發掘來證實。這樣的做法雖然並非必須的,因爲聖經是上帝的啓示,是真理,並不需要其他事物來肯定。但話説回來,這做法是可以接受的,不過必須注意的是考古學界有一套認定的嚴謹步驟,必須嚴格遵守,才能鑑定考古所得的真僞。情形就像當年(1946-47)「死海古卷」被發現那樣,乃是經過多位考古、歷史及聖經學者的詳細研究和鑑定才得到證實,確定是舊約聖經的古抄本。而當年參與研究的著名學者有John C. Trever, William Brownlee, William F. Albright, Millar Burrows等等,而 W. F. Albright 更在1950年與當時的懷疑者兼歷史學家Solomon Zeitlin進行辯論,當中Albright提出大量證據證明此「死海古卷」是真實的古抄本。由此可見考古學的嚴謹,不亞於任何學科,若運用得宜,是可以證明聖經所

言非虛。

但是,相對之下這次發現方舟的宣稱就不一樣,純粹是某機構的單方面的探索和宣佈,並沒有得到獨立和廣泛的考古學界所肯定。所以,我們不能就此斷言這就是當日的挪亞方舟,只能説這是一群熱心人士的主觀意願或假設而已,雖然動機應該是好的,但決不能就此斷定是上帝的作爲,在末日快臨的時候讓方舟重現,藉此警惕世人。假如經過詳盡的考古研究確定此次發掘真的是挪亞方舟,我想所有基督徒就像當年發現「死海古卷」一樣的雀躍歡呼;然而,就現在所發現的證據來看,沒有足夠理由叫人相信這就是挪亞方舟,有關機構必須作出更深入的研究才對。所以,廣大基督徒對此次的宣稱相信與否並不是對上帝信心夠不夠的問題,而是說得坦白一點兒,是對這次考古發現的真實性的信任與否的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事實上基督徒相信聖經啓示的事蹟,甚至是一些科學沒法證明的事蹟,是因爲這些都是上帝自己啓示的,都記載在聖經裏。例如上帝道成肉身成爲人,不錯,科學不能證明這些(因爲科學並非萬能,所以“不能”),但因爲是信實的上帝說(啓示)的,所以可信。因此,即使沒有發掘到挪亞方舟、摩西的杖、約瑟的彩衣、釘耶穌的十字架、包裹耶穌身體的裹屍布等,我們仍然對這些聖經所記述的事蹟深信不疑,皆因這些都是上帝的話語,是「可信的,十分可佩服的」(提前1:15)。

 

*2因爲你不能夠從任何的科學證據,證明那就是挪亞方舟,但是你用信心相信聖經所說的,挪亞方舟和洪水的事蹟是真實存在的。 

既然說“用信心相信聖經所說的”,那爲什麽還要非找到方舟不可?因爲聖經既然明確記載了洪水和方舟(創世記6-8章),我們只要用信心相信就好了。相反,人非要找到這方舟來證明聖經和啓示聖經的那位上帝的真實性,並非顯出這人是大有信心的,凡而突顯這人是沒有信心的才對。

「耶穌對他說: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約翰福音20:29)

由此引伸,難道聖經所提到的每一件事都需要找到考古上的證據才值得相信嗎?如果是這樣,我們的信心擺在什麽地方?是在上帝身上?還是在科學和考古證據之上呢?聖經裏很多的記載都是關乎上帝的啓示及人類的信心,例如童貞女生字、耶穌復活、創世傳奇、末日審判、天堂永生等,人若非要找到這些事件的科學或考古證據,就注定會失望,因爲這些都是超過了科學、考古,甚至人的理性範疇的,是屬於神聖啓示的範疇,唯有神自己能提供完滿答案的。所以,當我們承認科學、考古、哲學等有它們的作用和貢獻的同時,我們也必須明白這些學問也有它們各自的限制,當面對上帝的啓示、超自然的事蹟,這些學問都是無能爲力的。

再説,上帝給我們的大使命是老老實實地傳福音(馬太福音28:18-20),而不是尋找某些聖物來作爲傳福音的強大後盾,因爲基督的福音本身就是大能(羅馬書1:16),已經足夠有餘;人若不相信基督的福音,就沒有什麽能相信的了。「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羅馬書1:16)

聖經本身就是耶穌基督福音的最佳見證:「你們查考聖經;〔或作應當查考聖經〕因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 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約翰福音5:39)

因此,方舟或其他佐證只是錦上添花而已——有固然好,沒有也並非至關重要,更不是必要的(特別這些所謂證據並不確定是真的)。

 

*3當然,我們説話得準確,譬如你在那段時間用新聞、科學,用很多的東西去講解,你只是借題發揮而已,這些東西並不是真理,這些東西會變的,即使今天我說九成九是方舟,可能有一天,它還有一成說:不是!我覺得沒關係呀,因爲我絕對相信那些人不會單單信方舟,他應該要信方舟背後的上帝,...” 

這番話最大的問題是自相矛盾:既然說“説話要準確”,又表明說:“就算後來發現不是方舟,也沒有關係”。這是不看重説話的準確性和個人誠信,以及缺乏思考邏輯。中國人也說:「人無信不立」,聖經也說:「使你們能分別是非,〔或作喜愛那美好的事〕作誠實無過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腓立比書1:10)若我們不管誠信,只一味想到要用科學或其他人爲方法來説服人信耶穌,是不成熟及不負責任的表現,甚至不應該是基督徒該有的行爲。我們都該記得戴德生(Hudson Taylor) 的名言: "God's work done in God's way will never lack of God's supply." (用神的方法完成神的工作,就不會缺乏神的供應。)

真實的上帝絕對不會用騙人的伎倆,或善意的謊言達到傳福音的目的,所有忠於上帝的人都會拒絕這樣的試探,就如耶穌在曠野拒絕撒但的引誘(馬太福音4:1-11),特別注意在面對撒但第二個試探:從殿頂上跳下來,上帝會派天使托住你,目的是讓世上所有人都看見上帝的能力時,耶穌的回答清楚不過:「不可試探主你的神」,意思是拒絕人爲的方法,完全相信上帝的方法——即使這個方法在人看起來是多麽沒有果效、沒有威力,但上帝知道自己在作什麽,祂掌管一切,祂的意念也高過我們人的意念。

「因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神的大能。」(林前1:18)

總而言之,人亦應該拒絕一切急功近利、昡人眼目、好大喜功、抄捷徑的方法,應該踏踏實實地跟從上帝的步伐。

 

(4)“‘聖臉布’...有人說是真的,很多人信心被建立...但也有人說是假的,有很多學者質疑是假的,然而我看不到很多人因爲這樣而不信耶穌;但最後又有很多人説是真的,又有很多人被建立,但再説是假的,那些人仍然在信耶穌。所以,其實任何物件的本身,任何資料、科學、學説,總有改變的一天,但我們藉著這些東西,向人解明關於上帝,又叫人相信上帝本身,就已經沒有問題。... 所以,當我們告訴人找到這個地方,有九成,把這個發現公諸於世...但是如果有一天這個地方出現問題,我覺得不打緊,因爲我們不是信這件事本身,我們是藉這件事加快叫大家警醒,加快叫大家去傳福音,加快叫大家去信耶穌。 

讓我套用陳總的名句:“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如果連非基督徒都把一個人的誠信底綫定在説話的真實性和可靠性上面,我們基督徒憑什麽說我們可以「在沒有確實的證據下就倉促作出99.9%的宣稱」而不需要負上道德責任?又有什麽道理說「即使將來證實不是真的,也沒有關係」?我們怎可以理直氣壯地散播未經證實的言論,卻妄想這樣做能榮耀上帝呢?

上帝在聖經裏清楚地宣告說祂喜悅誠實的人:「你所喜愛的是內裏誠實;你在我隱密處,必使我得智慧。」(詩篇51:6)「因為我─耶和華喜愛公平,恨惡搶奪和罪孽;我要憑誠實施行報應,並要與我的百姓立永約。」(以賽亞書61:8)「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四月、五月禁食的日子,七月、十月禁食的日子,必變為猶大家歡喜快樂的日子和歡樂的節期;所以你們要喜愛誠實與和平。」(撒迦利亞書8:19)

 

總結:

總的來說,這次宣稱的所謂「方舟發現」無論在科學根據或考古證據上皆顯得十分片面和薄弱,實在適宜再作更深入的探討和研究,方能得出確實的結果,現階段作任何的宣佈都未免顯得過早和不成熟。或許,香港浸信會神學院舊約(研究)副教授黃福光博士的忠告可以作爲熱心尋找方舟者的一個重要參考:「要進一步證實這個巨型木結構,是挪亞方舟及其事蹟的真確性,必須經過幾個木結構的考證,以及當時地球有發生過洪水等事件旁證去支持。距離『證實方舟事蹟』的真確性仍然有很大段距離!」[4]

真的!説到底我們基督徒總不能用虛假或未經證實的事物,來證明那位真實的上帝。我們也不應該以缺乏誠信也在所不計的手法來傳福音,這絕對不是上帝所悅納的。

 

 

 

[1] Ishaan Tharoor, “Has Noah’s Ark Been Discovered in Turkey?” (2010.04.29), TIME.com,  http://www.time.com/time/world/article/0,8599,1985830,00.html (accessed 2010.06.02)

 

[2] 曾思翰教授(香港浸會神學院)出席香港舉行的《負責任的證道、負責任的考古》時的發言紀錄,時代論壇每日快拍,2010.6.1),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59856&Pid=5&Version=0&Cid=220&Charset=big5_hkscs 2010.06.02閲讀) 

 

[3] 勞志文:「發現方舟?黃福光博士:仍要做大量研究!」,可圈可點http://www.upwill.org/article/4070.html (2010.06.02閲讀)

 

[4] 同上。